哀牢山四名失联人员均已遇难,专业人士为何遭遇不测?

在失联整整8天后,11月22日早晨,4名中国地质调查局昆明自然资源综合调查中心工作人员全部被找到,不幸的是,他们都已遇难。

目前,救援队伍正在开展失联人员遗体的转移工作。由于当地仍在下雨,加之哀牢山地形复杂,遗体转移工作有一定的困难。

11月13日,这4名工作人员在云南哀牢山开展野外作业时失联。他们中,最大的32岁,最小的25岁,都曾当过兵,具备野外作业经验和一定野外生存能力。

哀牢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为什么有专业能力的人员也会面临失联、乃至遭遇不测?


图/受访者提供

救援人员:“500米距离用时两小时”

4名队员是从普洱市者东镇樟盆村进入哀牢山腹地,开展森林资源调查。据了解,按照计划,4人从哀牢山腹地翻过山脉,到达玉溪市新平县完成预定任务。

镇沅县政府工作人员介绍,4名工作人员的年龄在25岁至32岁之间,此前均在部队服役。此次进山,他们携带了RTK、罗盘、工兵铲、砍刀、雨衣等工具,此外还带了一天半的干粮。

根据公开资料,哀牢山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最高海拔3100多米,范围涉及楚雄州的楚雄市、双柏县、南华县,普洱市的景东县、镇沅县,玉溪市的新平县,仅在普洱市镇沅县的面积就达到13.5万亩。该地区山势陡峭、地理环境复杂。

4人按计划应该在13日下午或14日上午下山,但2天后仍未下山。11月15日19时28分,普洱市镇沅县政府接到失联报告。失联人员与后方联系的最后时间在11月13日下午。

樟盆村的张先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11月15日,接到官方消息,他和几名村民组队进山搜寻,但一直未能联系到4名调查人员。

在接到报告后,普洱市、玉溪市两地成立救援指挥部,投入公安、消防救援、森林消防、山地救援队、本地村民等救援力量,同时,利用卫星电话、无人机、直升机、搜救犬等进行搜救。

参与救援的云南省山地救援队的赵雷(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哀牢山地势复杂多变,前几天曾下雨,山里有雾,加之信号总是断断续续,导致很难辨认方向。“我们脚下的刺竹太密,500米的距离甚至得用时两小时。”

在随后几天里,樟盆村不少青壮年也加入搜救。张先生称,起初3天,他和村民为专业搜救人员运送帐篷、饮用水等物资,后续直接参与了寻人工作,白天行走搜救,晚上则在山上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休息。

“有的人最短搜寻11个小时,最长的超过30个小时”,赵雷说,除了地势复杂外,他们还需警惕野生动物袭击。还有搜救人员表示,曾听到熊的叫声,一些坡度较大的地方,搜救人员需要“搓着、滑着往下走”,而河道、峡谷、瀑布等危险、陡峭地带,则需要专业的山地人员使用绳索等设备搜寻。

11月20日,救援人员在对失联人员简易宿营窝棚的下游方向进行地毯式搜索后,除发现了工作人员排泄的粪便外,在粪便下游两条小溪的交汇处继续行走一公里左右又发现了一件雨衣碎片。

根据这一方向,11月21日,也就是搜救第7天,搜救人员加强了对发现雨衣周边地区的搜索力度。


图/受访者提供

不幸的消息很快传来。21日18时33分,在哀牢山玉溪市新平县水塘镇,调查样地东南方向直线距离1.85公里处,3名失联人员被发现,但已无生命体征。22日8时32分,第4名失联人员的遗体也被发现。

根据云南哀牢山失联人员搜救指挥部通报,目前正在开展遗体转移工作,相关原因正在深入调查中。参与搜救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们预计22日晚才能下山。

护林员:“专业人员也需要陪护”

4名调查人员的遗体被发现后,他们的身份和携带装备也被披露。

失联的4人各有一台RTK设备。按常理分析,他们只要按下设备按钮,救援人员就能根据卫星系统传回的数据找到4人所在的位置。但据新京报报道,从14日至21日11时,他们从未打开过RTK设备。

不过,有从事地质工作的人士表示,原始森林中如果失去通信信号,即便打开,后方人员也收不到信息。

参与救援的张先生也给出了同样的说法。在搜救过程中,他的手机信号时断时续,经常收不到消息,“主要是雨后雾很大,能见度低,容易找不准方向;而且下了雨温度太低,他们身体上可能也受不了。”张先生分析。

哀牢山在玉溪境内的一名护林员也提到,哀牢山地形过于复杂,上山下坡总是弯弯绕绕,遇上大雾天气,行路会变得更难,“即便是有野外生存能力的退伍老兵,也难免遇到难题,连我们上山都很谨慎,基本是从哪上就从哪下。如果对这片区域的方向感不太好,你到了开阔地带,可能也看不清哪是哪,容易偏离方向。”

上述护林员还提到,哀牢山成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后,随着管理逐渐规范、完善,进入保护区需获得准许,“游客是不允许进入的,专业人员也需要护林员陪护”。

不过,樟盆村的一名护林员提到,11月13日,当他得知有车辆人员上山后,曾前去探寻情况,“到的时候,调查人员已经进山了,只看到了司机。”

多位樟盆村村民也提到,近些年他们很少有人进入哀牢山。有村民提到,一二十年前,当地村民曾上山采药,“但到的地方也都是边缘地带,而且都是跟着长辈走原来人留下的路”。

至11月22日下午15时许,赵雷等搜救人员还在有序撤离,他称,由于当地还在下雨,下山的路比较难走,耗时会比较长。“哀牢山不是外人可以想象的,推进难度很大”。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