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男子为生二胎,狠心将6岁儿子扔进熊池,从高材生沦为杀人犯

1992年7月份的一天,山西长治市一对夫妻前往警局报案,称自己的儿子失踪了。这对夫妻分别叫令狐惠文、林辉,他们的儿子名叫林昊,时年6岁。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即对此案进行调查,恰在这时,长治动物园的工作人员也前来报案。这天早上,饲养员按照以往习惯,准备给黑熊喂食。

一般黑熊听到信号会立即出来,这次却迟迟不见它们的身影,饲养员感到奇怪。担心黑熊出了什么事,他做好安全措施后,立即靠近查看。不料眼前看到的一幕却让他吓得瘫倒在地,原来黑熊不出来是因为它们有食物,而食物是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可怜的孩子已被咬得残缺不全,只能依稀看出个人样,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一个孩子在熊池里?

经林辉辨认,被熊啃食过的孩子就是失踪的林昊,经验丰富的民警隐隐察觉到不对劲。据林辉所说,他们上班以后,一般会将儿子锁在家里写作业、看电视。钥匙在大人手里,林昊是怎么出去的?没有大人带领,他又是怎么进入动物园的?最为奇怪的是,以林浩一米一的身高,他压根翻不进熊池高大的围墙。

刑警一面调查林昊的出走,一面细细回想此案的经过,忽然想起来另一件怪事。令狐惠文与林辉在见到孩子时都表现得很伤心,林辉完全是出于一个母亲的心痛,令狐惠文却似乎是故作伤心。顺着这件奇怪的事,警方开始调查令狐惠文,结果发现他在当天请假了。请假给的理由是家里有事,一问,却说不清是什么原因。


并且查到,林昊并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其实是林辉与前夫所生。面对种种解释不清的疑点,警方抛出的质疑,令狐惠文最终承认了他将林昊扔进熊池的犯罪事实。令狐惠文,在犯案之前有着大好前途,他毕业于山西农业大学。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并不多见,不夸张的说,在当时有个大学文凭就是足以光耀门楣的天之骄子。

令狐惠文毕业之后,顺利被分配去长治科协的一个机关工作,前途无限。无奈事业有成,家庭生活却不太圆满,思想传统的他一心想要个儿子。可跟第一任妻子结婚多年,却连个孩子都没有,检查发现妻子有生育障碍。没多久,令狐惠文以自家不能绝后为由,与第一任妻子离婚。紧接着经人介绍,结识了在医院工作的林辉,他对林辉满意又不满意。


不满意的地方是,林辉此前有不幸的婚姻,离婚后独自带着五岁的儿子林昊。满意的是,与前夫有个儿子,证明她的生育能力是没问题的。百般纠结下,令狐惠文还是选择了与林辉结婚,婚后没多久林辉便怀孕了。孩子是怀上了,但此时令狐惠文又面临另一个难题,九十年代还在提倡独生子女政策。

一般来说,机关事业单位的人要带头,倘若怀上二胎。不仅是罚款的问题,升迁无望,可能还会丢掉工作。令狐惠文怎么舍得丢掉这么体面的工作,可让林辉打掉这个孩子,他也舍不得。思来想去之下,令狐惠文决定牺牲继子林昊,好保全自己的亲生孩子。如果林昊没了,那就不存在超生问题,自己家庭也少了个碍眼的。


这个接受过良好教育的高材生,因为骨子里的封建思想,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他想过很多死法,偶然想到了动物园里的黑熊,食量大、撕咬力度强。案发当日,他以去动物园游玩之名从家中带出林昊,林昊对这个继父毫无防备。还开心他要带自己去动物园,不料丧了命,当时能去动物园的人并不多。

且令狐惠文特意选在了工作日下午人少时分,确定周围没人后,他立即举起林昊丢进了熊池。不顾孩子撕心裂肺的喊叫,跑到暗处观察,确定一直到孩子死亡都没人发现才离开。令狐惠文自认为天衣无缝,想着一个晚上孩子会被熊吃得一干二净,到那时再去报失踪就圆满了。殊不知任何犯罪都会留下蛛丝马迹,即使孩子没留下尸体,也会有残余的血迹。


他的请假、带走孩子、前往动物园,处处都是马脚,终将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为一己私欲,干出这样残忍卑劣的事,令狐惠文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林辉与令狐惠文已经是合法夫妻,继子女自然也算令狐惠文的儿子。出于卑劣目的,以残忍手段杀害亲人,在刑法中任意一条都构成故意杀人罪之情节严重。令狐惠文最终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993年被执行死刑。林辉在得知他丧心病狂的举动后,立即打掉了肚子里的孩子,称不愿生下杀儿凶手的孩子。

相较死刑来说可能林辉的毅然打胎更让他难以接受,到最后,令狐惠文什么也没得到。

发表评论?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